关于钱学森之问    

   
2005年,温家宝总理在看望钱学森的时候,钱老感慨说:“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,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,能够跟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相比。”钱老又发问:“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?”“钱学森之问”是关于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的一道艰深命题,需要整个教育界乃至社会各界共同破解。
    哲学领域有两种世界观。列宁说:“对于发展(进化)所持的两种基本的(或两种可能的?或两种在历史上常见的?)观点是:(一)认为发展是减少和增加,是重复;(二)认为发展是对立的统一(统一物分成为两个互相排斥的对立,而两个对立又互相关联着)。”【毛泽东.毛泽东选集(第一卷).北京:人民出版社.1991.p300】。

    教育也有两种不同的方法:(一)形而上学教育法;(二)对立统一教育法。

    自古以来教育都是形而上学的方法。孔子是教育家,他有弟子3000人,贤人72,他的教育方法就是形而上学的,教师教,学生重复教师的知识。农村谚语“庄稼活不用学,人家咋着咱咋着”,它是说搞农业,不用学习,别人怎么干,你就照别人的方法干就行了。这也是重复方法。重复法最大的缺点是退化,一代不如一代。例如种子,新种子收成好,第二年就会退化,以后一年不如一年。现代教育也是形而上学的教育方法。不论本国和外国都用的一样的教课书。教学方法是中国学习外国,学生向教师学习,那些科学都很陈旧,象多年的种子,人们还拿它种庄稼,收获可想而知。
    
    《系辞》曰:"一阴一阳之谓道。““《易》有太极,是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。”这里前一句是说阴阳是对立统一规律,后一句是说这一规律是按“二”的倍数发展的。“道”可以用二进制的“与”逻辑表示:道=阴
·阳。对立统一教育法也是这样,可以写成公式:教育之道=杰出人才·逆境磨练历史上就有这样的列子。 司马迁《报任安书》曰:"盖西伯拘而演《周易》;仲尼厄而作《春秋》;屈原放逐,乃赋《离骚》;左丘失明,厥有《国语》;孙子膑脚,《兵法》修列;不韦迁蜀,世传《吕览》;韩非囚秦,《说难》、《孤愤》;《诗》三百篇,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。"人必须经过磨难才能有所作为。
    清朝龚自珍的诗:九州生气恃风雷,万马齐喑究可哀。我劝天公重抖擞,不拘一格降人才。
人才不是从天降下来的,它是逆境磨练出来的。钱老说
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学术成就高,就是因为他们经过社会的动荡或抗日战争等的逆境锻炼。自然界的万物都是按阴阳规律生长。例如植物的种子都是由两瓣组成,一瓣是阳的环境下生长,一瓣在阴的环境下生长,所以说孤阴不生,独阳不长。人也一样,必须在阴阳两种环境下培养才能成才。文化大革命就是毛主席办的培养接班人的学校,大风大浪,摸爬滚打,因为逆境是磨练人的最高学府。

    二次大战后,世界上出现许多社会主义国家,它是一个庞大的社会主义阵营。苏联在斯大林去世后不久就出现修正主义,他们没有找到正确的发展道路,以后没有多少年就解体了,欧洲许多社会主义国家也跟着解体,但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发展却蒸蒸日上,这是毛主席培养的接班人的成绩。新中国成立以来革命运动接连不断:反右派,四清运动,直到文化大革命,毛主席用逆境磨练的方法培养了大批人才,这些人使革命红旗不倒,由此可见对立统一的教育法是培养人才的重要手段。
    毛主席是对立统一教育法的创始人和实践者,他解决了社会主义发展中的重大问题,使中国的社会主义发展没有重蹈苏联和东欧国家的覆辙。


    



发表日期:2018-01-01